首页 论文改写 正文

北京大学发表Science论文,我读后为何忧心忡忡?

北京大学发表Science论文,我读后为何忧心忡忡?

北京大学发表Science论文。为什么读完之后我会担心呢?

2022年7月14日,北京大学发表Science论文,引起众多读者讨论。

《科技导报》报道最新研究进展

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篇漂亮的论文:通过在金属表面制备单层水分子,并使用原子力显微镜观察冰单层中的基本缺陷。

但解读如此美丽的学术论文的“中国故事”,我们能看到什么呢?

2022年7月14日,北京大学发表Science论文

在这篇论文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下描述:

所有实验均在Createc从德国进口的非接触AFM/STM系统上完成。

所有实验图像均由Nanotec软件处理。

那么Createc的非接触式AFM/STM系统是什么?创创是谁?

北京大学论文实验方法

德国科学仪器公司Createc

从Createc官网可以看到,其主要销售低温扫描隧道显微镜、微型扫描隧道显微镜、微型原位分子束外延等设备。也就是说,它基本上是一家拥有表面物理和表面化学研究核心设备的公司。

德国CreaTec低温扫描隧道显微镜

德国CreaTec迷你扫描隧道显微镜系统

德国CreaTec迷你分子束外延MBE系统

北大论文中LT-STM/AFM系统官网介绍如下:

自2000年以来,低温扫描隧道显微镜(LT-STM)一直是CreaTec产品系列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纳米分析功能外,它还可以在4至300K的温度下精确操控原子和分子。从我们经过验证的具有最高光谱性能的Beetle型STM开始,我们不断开发该仪器以适应三种不同的扫描探针系统:4KLT-STM、组合的4KLT-STM/AFM和1KLT-STM系统。

显然,目前国内还没有达到这样性能的高精度低温扫描隧道显微镜系统。

自2000年以来,低温扫描隧道显微镜(LT-STM)一直是CreaTec产品系列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北京大学官网的招标信息来看,不仅需要进口低温扫描隧道显微镜系统,还需要进口配套的升级系统。经调查发现,只有一家瑞士进口供应商能够满足升级要求。

这家瑞士公司的Nanonis旗舰产品也是量子传输测量和扫描探针显微镜系统。

我们自己的乐器呢?

我们花大量的钱从国外购买进口设备,验证他们的理论,验证他们的设备,帮助他们提供设备研发资金,帮助他们提供技术升级,最后为他们发表论文、做广告。

CreaTec官网介绍了其Beetle型扫描探头,该探头已在全球范围内使用了20多年,并在许多知名科学出版物中证明了稳定性和可靠性。

CreaTecBesocke型SPM头已在全球范围内使用20多年。其经过验证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已发表在许多著名的科学出版物上

在这家德国公司的主页上,精选了一些使用CreaTec产品发表的相关论文,介绍了其顶级客户,并展示了其经过顶级客户验证的设备的能力。那么,这些顶级客户是谁?

在这家德国公司的主页上,精选了一些使用CreaTec产品发表的相关论文。

在该公司官网的客户及客户合作伙伴栏目中,我们可以看到数百个全球客户信息。除了数量最多的德国本土客户之外,数量第二多的自然是中国客户。

该公司的中国客户名单包括中科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复旦大学、上海科技大学、南方科技大学等几乎所有顶尖大学和研究机构。技术,哈尔滨工业大学。

仅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就有来自化学物理系和国家微尺度实验室两个单位的客户。仅上海就有6家客户。

如此大规模地从同一家德国公司购买研发设备正常吗?

学术界从来没有关注过如此大规模地向同一家德国公司购买研发设备是否正常。为什么?

众所周知,表面隧道显微镜STM技术是IBM在20世纪80年代发明的。最早在国内流传的神奇照片大概是在1993年。IBM阿尔马登研究中心的Eigler和其他人在铜表面制作了一张48英寸的照片。由铁原子环组成的“量子栅栏”。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国内开展STM研究最早、规模最大的科研机构。两任中科大校长朱庆时、侯建国院士是该实验室的顶尖研究人才,也为中科大的量子研究和纳米研究奠定了巨大的基础。

可以说,STM的科研一直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支柱单位。依托STM研究,合肥微尺度国家实验室(筹)诞生,可见其影响力之大。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侯建国院士“科学”团队

然而,30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在中国几乎所有顶尖人才和顶尖科研机构集中的地区,为什么最基本的高精度STM设备仍然需要大量进口?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科学院原院长白春礼院士也从事STM研究。那么,为什么我们在量子领域30年一直领先世界,高端STM系统为什么还要大量依赖进口呢?这个问题值得研究!

1997年院士选举:中国科大纳米研究对中国科研体系的深远影响

北京大学进口超纯水

事实上,北大发表的论文中,不仅实验全部采用德国进口设备完成,其STM照片也是进口软件;论文中使用的量子计算软件VASP也是进口的;就连超纯水也是进口的。西格玛的。

超纯水采用Sigma进口

所以,没有必要责怪我们科研人员大量进口设备、仪器、软件、化工原料,因为我们的体制没有强化自主需求、自主供给的理念。

“单一采购来源论”已成为突破进口限制的久经考验的命令。

论文中使用的量子计算软件VASP也是进口的。

结论

我很少谈论中国的科研论文,因为我无法忽视这些论文背后的故事。

这篇刚刚出版的北大《科学》只是重复和拓展了冷冻电镜刷的故事——当然我不是批评这样一篇论文的水平低,也不是批评这篇论文的科研人员,而是本文表明,国家科技发展中存在的重大问题和国家技术缺陷仍有可能被放大。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指出了各种冷冻电子显微镜和冰雕机的故事。无一例外,它们都与本文所描述的STM具有相同的价值判断。当然,我的价值判断是基于中国的需求和中国科技发展的底层需求。

然而,在我们科技繁荣的背后,还有多少重大的潜在缺陷和不足被忽视了?

然而,我们的科技人员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些国家需求和国家问题呢?

然而,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对此足够重视呢?

西湖大学“冰雕”又领跑世界了吗?也许只是另一个冷冻电镜故事

参考

http://www.lab.pku.edu.cn/zbcg/dylyxxgs/mzbgs2018/307372.htm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6992381151960744479/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6996128585031598600/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5i818.cn/552.html

相关推荐

发布评论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