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文改写 正文

中国真的论文成灾?高文院士:破四唯不能走极端

中国真的论文成灾?高文院士:破四唯不能走极端

中国真的是“论文灾难”吗?高文院士:不要走极端打破“四个唯一”

作者|郑进武田瑞英

自然语言处理领域国际顶级会议ACL2020近日发布论文录取统计数据。中国(含港台澳)学者共提交论文1174篇,比美国多130多篇,投稿数量排名第一。

这似乎印证了近年来国内学者向各类顶级会议和期刊投稿论文数量持续增加的现象,引发了人们对“论文灾难”的担忧。

不过,在6月21日举行的2020北京致远大会线上论坛上,多位专家表示,论文是衡量科研工作的重要手段之一,不能一言以蔽之。

“当你重视纸张时,纸张就是一切;当你不重视纸张时,纸张就什么都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表示,在打破“四原则”的过程中,“凡事不能走极端”。

科学研究和发表论文并不相互排斥

“现在每次会议都有几千篇投稿,感觉就像是论文灾难。”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杨强表示,“这是因为在一些热门领域,很多人都在关注和研究。做研究、发表论文很正常。”

“过去,有些人做研究只是为了发表论文,至于研究本身是否新颖、是否有用,他们并不关心。”这种为了发表论文而进行的研究当然应该放弃。高文说,“科研工作中,区分研究动机是关键。”

高文指出,对待论文不能走极端。“要抢占研究工作的制高点,就要瞄准一些以前没有做过的工作。成果出来了,该发表论文的就发表论文,该开发产品的就开发产品。科学研究和发表论文不能成为一件对立的事情。”

清华大学教授唐杰表示:“没有评估,就没有进步。”论文是科学研究工作的重要评价手段。中国学者积极参与顶级会议和期刊还是有必要的。“这是抢占科学研究制高点的问题。”

杨强表示,研究工作除了发表论文外,还必须扎实、创新,“要在创新上下功夫”。

他认为,对于创新工作来说,选题是关键。

“第一,研究需要是以前没有做过的新的、开创性的工作;第二,研究问题有难度,很多人不知道如何开始。这样的问题值得研究;第三,研究问题是具有普遍性,很难解决。很容易解释,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

“之所以大家批评发表论文,是因为他们只注重论文数量,没有从选题和重要性的角度来发表论文。”杨强说道。

创造更加宽松的科研环境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波表示,“普遍性”问题实际上是更“根本性”的问题。“应该鼓励优秀的学生和学者做基础研究。基础研究往往是高水平的研究。”

国内学者和学生不愿意做基础研究,这是一个现实的困境。

张博举了一个例子:在国外大学,导师在指导学生时,往往会要求最优秀的学生做非常困难、探索性的研究。这些研究最终往往会失败,学生们往往要花8年时间攻读博士学位。纸上谈兵,却出不出结果。毕业后,这些学生出去寻找工作,而这些学生被很多企业争相招聘,因为很多企业认为这样的学生在学习期间已经积累了八年的工作经验。

“但在中国,这样的事情往往行不通。”张博说:“一方面,学生不愿意做,失败的可能性很大,也就意味着风险也很大,可能毕业不了。另一方面,老师要对学生负责,要对学生负责。”不会让学生做结果不可预测的工作,以免学生无法毕业、找不到工作。”

杨强建议,科研院所和高校要进一步完善机制,鼓励学生敢于做这样的探索性工作。“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能力。”

张波表示,期待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创造更加宽松的科研环境,让年轻人能够潜心研究、脱颖而出。

人才饱和度是相对的

与张波所说的学生无法毕业相反,国内学生更担心毕业后找不到工作。

近年来,高校和科研院所纷纷设立人工智能相关人才培养项目,人工智能相关毕业生数量逐年增加。一些学生感觉就业形势突然紧张,担心找不到工作。

作为导师,唐杰曾面临过学生这样的疑问:“现在AI人才饱和了吗?”

“人才饱和是几乎任何专业、任何时候都存在的问题。”高文表示,相对而言,博士毕业后,可供就业的领域会受到一定的限制,这会对学生的研究方向产生一定的影响。提出了一个请求。

不过,高文也指出,人才饱和是相对的,毕业生不需要过多关注这个问题。“只要你做得足够好,真正发挥自己的研究能力,工作并不难。”

“仅仅做别人已经做过的研究并不是开创性的,而且确实会受到限制。”杨强还指出,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仍然迫切需要“能做高端研究的人、能把技术付诸实践的人”。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5i818.cn/287.html

相关推荐

英文学术论文润色

英文学术论文润色

英文学术论文润色由于中英文表达方式的差异,中国学者撰写的文章或多或少会存在语法错误或逻辑表达模糊,无法准确传达作者的想法。如果学者们苦心...

论文改写 2024.02.13 0 71

发布评论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