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写作 正文

36氪专访秘塔写作猫:Grammarly终将被ChatGPT取代-ChatAI

36氪专访秘塔写作猫:Grammarly终将被ChatGPT取代-ChatAI

36氪独家专访秘密聊天塔写作:Grammarly最终将被ChatGPT取代-ChatAI

主办|沉立奇

采访编辑|王雨桐

ChatGPT无疑是2023年迄今为止的关键词。众所周知,ChatGPT令人惊叹的AI能力不仅体现在“响应”上,还体现在“生成”上。

“一代”能力也是国内企业目前追求的下一代AI发展方向。秘塔写作猫进化出了“生成”文章的能力。

秘技塔成立于2018年,最初从事法律领域的翻译工作,后来逐渐进入写作领域,成为Grammarly的国内版。

猫写秘塔显然对此并不满意。去年秋天,秘塔写作猫推出了文章生成器“量子素描”,迅速获得大量关注,一周内达到数万日活用户。

今年以来,整个ChatGPT领域的消息不断,例如GPT-3.5-turbo的API开放、GPT4的推出、百度文心一言的推出等。我们采访了秘塔写作猫创始人兼CEO敏克睿,谈论了下一代文章工具应该是什么样子,从Grammarly到ChatGPT。

以下是36氪整理的采访实录:

36氪:我个人的理解是ChatGPT包含两个功能:生成对话和搜索信息。您认为这两部分哪一个是ChatGPT受欢迎的最重要原因?

闵克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ChatGPT的流行不仅仅是因为需求。对于会话交互领域,学术界有创新,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没有感知。以往大家头脑中能达到30-40分用户体验的功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到了80-90分,震惊了很多人,并引起了自我传播。事实上,当我们去年9月份推出小程序速写时,很多人都感到惊讶。

36氪:我第一次接触你是因为你的文字纠错能力;去年年底你们推出了智能书写功能;但据我们所知,MiTa是最早涉足法律翻译相关领域的。作为秘塔写猫的CEO,您能分享一下您的创业历程以及秘塔写猫的发展迭代逻辑吗?

闵克睿:我一直从事研发相关工作。早在2013年,我又创办了另一家做自然语言处理的公司,在B端有一定的影响力。自2018年起,我们启动了SecretTower项目。SecretTower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希望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新一代技术能够达到准专业水平的脑力劳动成果,类似于现在大家讨论的ChatGPT。或许在此之前,大家对人工智能的理解还停留在小爱同学的水平。你给出的一些相对标准的指令可以满足,但只要超出这个范围,就会被劝阻。而现在,ChatGPT的出现,相当于把AI能力普及给全民。

我们从2018年就开始朝这个方向努力,选择法律领域进入,因为这个领域本身有意愿、有能力付出。在做跨境交易时,律师可能需要花费两三周的时间进行翻译和编辑,这体现了一点,人的智力是可以替代的,并且有付费的意愿。即使最好的律师事务所有专门的翻译团队,但单价非常昂贵。这促成了我们产品首次推出的定位,翻译做得很好。

2019年我们发布了第一个翻译产品,并开展了与北大法学院相关的活动。通过邀请资深律师和企业法务人员观摩不同学校的团队与人工智能的较量,让大家直观地感受到了机器翻译的实际能力。能力已经达到专业水平。随后,国内基本上数百家律师事务所也陆续成为我们的客户。

为了用机器帮助减少重复性脑力劳动的工作量,提高工作效率,我们在2020年推出了纠错和编辑产品。对于一些白领来说,处理大量的文字是不可避免的。不幸的是,有市场上没有好的产品可以帮助他们提供一些错误纠正或纠正建议。传统的文字无法满足上述要求。

36氪:我用中文的时候会出现错误、语法问题,但从来没有被Word推过。

闵克睿:Word十多年前就集成了这个基本的语法检查系统,对于英语来说是好的,但是在像汉语这样语法不太规则的语言中就很难用了,因为汉语语法本身就很模糊。市场上缺乏流行且可靠的产品,这正是新一代技术的闪光点。基于对形势的判断,我们在三年前就推出了第一版《写作猫》,极大地缓解了文字工作者的苦恼。

这两年我们逐渐增加了检查并重写。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也意识到,很多用户对价值的认知较高,不是帮助他们发现文章中的错误,而是帮助他们从0到1生成文章,或者给他们一些想法和启发。

36氪:你是怎么想到继续写文章、写聪明的?

闵克锐:我们刚开发纠错产品的时候,我们在海外的参考是Grammarly,一家2009年成立的公司,大概用了十年的时间,它的营收才达到不到1亿美元的水平。

AI应用公司Jasper以新技术为杠杆,加上自身对营销的理解,成立短短两年就达到了近亿美元的规模,可见AI的价值。

Jasper公司在学术上证明了GPT的可行性后,又在商业上证明了这种可行性。

因为我们有雄厚的技术储备,去年下半年我们推出了一个叫量子草图的小程序:即使你只输入一个标题,我们也可以为你生成一篇2000字的、逻辑完整的文章。事实证明答案是对的,也验证了写AI的直接要求。

从比例图生成文本

从比例图生成文本

未来我们会不断优化迭代模型,去年11月,写作猫正式从“你写我改”转变为更加一体化的AI写作平台。

在使用写猫之前,营销和广告团队每天可以手动写几千字,但是使用写猫之后,客户只需要定义他们的描述或卖点,我们就可以生成一堆对客户重要的文章。,即使客户手动进行后续的修改和调整,速度也会比单纯使用手工完成工作更快。

现在看来,去年当地市场相对平静。相比之下,2021年以来,涌现出一批海外初创公司使用OpenAIAPI开放应用层产品。

36氪:不久前,很多人提到ChatGPT将取代Grammarly。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逻辑上是可能的,但这是否相当于使用ChatGPT等更好的生成技术来检查语法和拼写错误?是不是相当于拿刀杀鸡?

敏克瑞:如果这把刀足够便宜的话,杀鸡也是可以的。与小型号相比,大型号即使有几十倍的价格差异,这些差异最终也会在客户这边被抹平。

我还向团队提到,如果一个工具能够提高效率20%-30%,那么它就可以定义为一个好工具;如果能提高效率30倍,那么符合道德的概率就很大。问题

Grammarly目前的定位和追求是辅助,而不是帮助用户直接生成文章,毕竟大幅提升效率的新产品难免会与传统价值观发生冲突。这也是Grammarly没有选择快速转型的原因。然而,当人们发现某件事可以在10秒内完成时,他们就不想再花10分钟来完成它。在当今时代,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很难再放回去。

36氪:所以你也同意Grammarly将被取代的观点?

闵克睿:这也取决于他们自己的营销策略,毕竟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是有比较广泛的应用群体的。但如果Grammarly只专注于帮助用户查错,就会受到功能更全面的产品的挑战。

36氪:目前AI对话和AI写作领域的实践模式主要是搜索路径和语料添加。您调用的路径与ChatGPT不一致吗?您使用的数据来自哪里?

闵科锐:我们是2018年成立的,我们产品所用的模型都是自主研发的。在GPT3之前的时代,生成内容非常不可靠,并且存在各种低级错误。在大模型的基础上,经过我们一系列良好的训练和工程优化,写毛长文的质量已经达到了实用的水平。对于数据,我们使用来自互联网上各种新闻页面或其他公共材料的高质量数据。

36氪:我们之前尝试过minimax产品的词汇,发现它的对话风格与近几年流行的剧本杀风格类似。那么数据来源有哪些呢?

敏克瑞:网络小说。中国拥有非常丰富的网络小说资源,这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目前中国网络小说的总存量已经超过了OpenAI用于训练GPT3的数据。

36氪:前段时间,OpenAI宣布开放ChatGPTAPI接口。你觉得这怎么样?

闵克睿:我认为商业化推进的速度是非常快的。而这套定价体系的出现,会让全球很多与OpenAI有一定竞争关系、采用类似商业模式的公司感到很舒服,这也是OpenAI在12个月内第二次降价,降价总量1/30.这给了所有其他认为的人利用大型模型并提供高级API调用,无疑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不管你的模型是否无与伦比,在定价时,它甚至没有采取旨在获取正利润的定价策略。

36氪:这一策略与滴滴、美团等中国互联网公司非常相似。

敏克瑞:这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激进的API普及方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方法也是有效的。微软投入的大笔资金大部分都会在自己的平台上重复使用,所以可以认为是收入的一部分,或者更通俗一点,可以认为是一种优惠券,换来的就是它。可以在市场上占据绝对绝对的地位,有利的垄断地位使得其他企业很难通过类似的模式获利。

36氪:正如您之前所说,ChatGPT开放的API接口会让很多企业感到不舒服,但提到的主要是采用类似业务模式的海外企业。您认为国内一些相关领域的企业不舒服的点在哪里?

闵克睿:我认为我国需要自主研发大型受控模型。但从商业角度来看,我很难想象国内企业能在市场上与他进行价格竞争。

我曾经在谷歌、微软这样的公司实习过,很多时候,大公司从研发到产品上市的过程需要几年的时间。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像微软这样规模的公司了,它每周都会更新其主要产品线,并将其技术改进应用到其核心产品线,例如Bing搜索。

36氪:现在ChatGPT大模型中已经可以调用API了,如果价格还比较低的话,秘塔写猫会考虑接入吗?

闵克睿:我个人的看法是,如果我们现在面临30个科目的综合考试,OpenAI通过其规模和算力,有机会在30个科目的综合考试中取得比我们更好的成绩。我们的优势是直接和用户打交道,解决特定刚需场景的问题,在我们关注的领域比他们做得更好。

36氪:我可以理解为你们团队的目标是Jasper而不是OpenAI吗?

闵克睿:现在我们不想提所谓的对标OpenAI的逻辑。一个月之内,太多公司走出资本市场,公开宣称要对标OpenAI。我们感到敬畏。

36氪:我更愿意把你比作中国版的Jasper。如果ChatGPT中文版,即百度的文心一言成功上线,会对你们公司产生影响吗?

闵克睿:首先我们也在等待百度在这个节点推出的产品来展示技术能力;如果百度希望制作ChatGPT的中文版,不会对我们产生直接影响。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更适合专业、特定的场景,而ChatGPT更像是一项好的技术而不是付费工具。

36氪:目前很多投资者认为Jasper是一个不错的标的,那么Jasper的模式可以在中国复制吗?

闵克锐: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无论你们在中国针对的环境如何,支付意愿相比国际市场来说都是较差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营销方面的产品相对更好。很多企业并不愿意每年为只有管理功能的软件支付几万元的费用,但如果一款产品能为企业带来可量化的一万个新用户,那么企业很可能会为此付费。他们可以选择用较少的资金来验证产品的效果,当发现效果好的时候,就会相应投入更多的资金。

36氪:了解到你们在应用层面与OpenAI有较大差异后,我想知道你们投入足够的话,会选择扩大团队规模,在底层技术上追赶他们吗?或者你在选择吗?投入更多注重实际执行?

闵科睿:底层技术是我们会持续投入的一个方向,但我们的态度是不确定千亿美元的模式是否有必要。

36氪:您认为最决定性的方面是什么?

闵克睿:我们认为OpenAI很强的重要原因是,在它需要做的100件事中才能取得85分的成绩,它每一件都没有缺点。我们会探索更多的参数,评估他们的需求,千亿美元的模型在成本上是一个负担,在封闭实施的效果上,我们会希望越小越好,而不是越大越好,因为后者。会带来最高的价格。

就像Facebook刚刚形成了几个更小的模型,并利用它们实现了数千亿的效果。因此,理论上可以在更小的规模上达到GPT32020版本的训练效果。GPT-3中1700亿个参数的形成是不够的。

36氪:如果未来ChatGPT的API在中国市场得到广泛应用,您认为会有很多厂商这样做吗?

敏克瑞: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从22020年以来,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产品试图模仿我们,尽管效果明显不同。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竞争都是常态。但在任何高价值领域,都会有很多竞争的公司。

36氪:作为公司的CEO,您在新的一年里对公司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或者换句话说,当你今年只能做好一件事时,你希望公司更多地关注商业化还是技术,还是其他选择?

闵克睿:我们一直会考虑把商业化和技术结合在一起,希望我们在发电技术上的投入能够直接反哺客户数量的增长,提高客户满意度和复购意愿。那么我们就可以拥有更多的资源。让客户了解我们,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检查人们是否支持你的最简单方法就是用钱投票。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5i818.cn/2724.html

相关推荐

智能审阅、自动写作的现状与未来

智能审阅、自动写作的现状与未来

智能审稿和自动写作的现状和未来近日,山东电视台在全国两会报道中引入人工智能技术引起广泛关注。人工智能与新闻写作的融合早在10年前国外媒体...

AI写作 2024.02.13 0 95

发布评论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