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写作 正文

最火的赛博COSER作者,怎么看待AI创作的现状与未来

最火的赛博COSER作者,怎么看待AI创作的现状与未来

最受欢迎的“网络COSER”作者,您如何看待AI创作的现状和未来?

“人类文明已有五千年历史,地球生命历史长达数十亿年,但现代科技却是三百年发展起来的。从宇宙的时间尺度来看,这根本不是发展,而是发展。”是爆炸!”

这段话出自著名科幻作品《三体》。作者刘慈欣用他的“科技爆炸”理论,引出了三体人和地球人之间的核心冲突——猜疑之链,并由此延伸出更多奇幻的创意,编织出一部波澜壮阔的宇宙史诗。

《三体》的故事发生在不远的未来,这些狂野的科幻概念应该在2023年就离我们很远了。但事实是,在过去的六个月里,真正的技术爆炸和连锁反应怀疑其实已经悄然来临。一方面,AI绘画正以前所未有的进化速度席卷全球,每隔几天就会有新的技术探索出现;

另一方面,画家圈子里的人却陷入了恐慌。在集体抵制AI的背景下,没有人知道屏幕另一边的画是否是AI创作的。网络上的“网络猎巫”愈演愈烈,AI与画家之间的战争尚未平息。

粉丝创作平台Lofter近期推出的“AI头像生成器”功能惹恼了大量用户。

目前AI绘画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去年8月广泛传播的SD(StableDiffusion,稳定扩散模型)的开源特性。自SD公开以来,大量基于该模型的新AI模型涌现。开放、共享的互联网精神加速了行业的发展和进步,用“日新月异”这个词来形容这个领域的现状更为贴切。

国内知名的NovelAI也是基于SD模型。

在这波科技浪潮中,最后一个爆出圈子的热门话题,就是半个月前红极一时的“网络COSER”。当时,AI训练师模糊了现实与幻想之间的界限,让人难以辨别真实与虚构。写实的画风让不少网友再次认识到了AI的强大。

其中,科技博主“看云公灶”创作的一系列作品尤为出色。他培养的AICOSER不仅风靡国内社交媒体,还在日本引起热议。一时间,与绘画相关的AI话题再次成为热搜话题,成为大家关注的话题。

侃云工藻的AICOS作品在日本掀起波澜

但与此同时,这项新兴技术也背负着一个固有的争议——版权。AI绘画不可避免地借鉴了一大批画家经过多年努力所形成的绘画风格。未经授权的AI训练总会引起画家本能的厌恶和厌恶。在全世界建立一套可供参考的法律标准之前,围绕AI绘画数字版权的争议恐怕不会停止。

现在AI绘画的“技术痛点”是什么,未来又该朝什么方向发展?AI作品的版权应该如何界定,创作者的权益应该如何保障……在AI绘画相关话题持续占据榜单的今天,这些问题成为迷雾中的焦点。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前述AICOSER创始人“侃云公灶”,与他聊了聊AI绘画的现状和未来。

以下为采访全文:

游言社:“看云公灶”这个账号现在已经相当有名了。这种流行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阚云公藻:我觉得自己更有责任一些。毕竟我也是传播者和推动者。我目前正在写AI绘画教程,但是我写的东西并没有AI的技术迭代那么快。我还打算对未来的前景做一些分析和讨论。很多人担心的不是技术进步,而是技术进步能否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因此,我坚持AI开源和技术共享。

又言社: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AI绘画的?您对当时新兴的人工智能绘画技术有何看法?

阚云工早:人工智能可以说是一种技术。我对任何与科技相关的事情都感兴趣。去年三四月左右,我申请试用DALLE·2时,开始接触AI绘画。当时我觉得生成式AI还蛮有趣的,未来几年会改变传统行业,但没想到AI进步这么快。

OpenAI于去年4月推出的DALLE·2基于扩散模型。从此,text2image(文本转图像)技术广为人知。

游言社:确实,人工智能的进步速度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想象。那么这段时间您有持续关注AI绘画技术的进展吗?或者你中途暂时离开了这个领域?

阚云公藻:NovelAI推出后,我暂时搁置了相关研究,因为我觉得AI的增长速度太快了。最好再等等看。也许我现在花费大量时间达到的效果几个月后就能达到。易于实施。当LoRA推出的时候,我觉得机会来了,所以又回到了这个领域。

LoRA,AI模型训练之一,可以快速轻松修复绘画风格、人物、动作等细节。CyberCOSER实现基于该技术

游言社:这些“网络COSER”选择的角色是出于兴趣还是出于技术考虑?是否存在特定角色设计更容易识别并因此更容易生成的情况?

Kanyun工藻:个人兴趣占很大比例,而且技术上也有挑战性,因为每个角色都需要训练一个单独的LoRA模型。根据训练情况,每种模型都有不同的效果。基本上要改变模型,你需要从一开始就调整参数。由于我训练的模型比较少,所以遇到的最困难的部分可能是细节处理,比如手指,但是现在有新技术可以保证手指不会出现问题。

又言社:解决了AI“宿敌”手指问题后,未来AI绘画还能向哪些方向继续进化?

看云工程:主要是三个方向,AI的基本性能和可操作性,模型训练方法。

其中,AI的基础性能需要等待算法和采样器的进一步研发。毕竟,这是AI生成图像的底层原理,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图像生成的效果和效率;

可操作性是指找到一种完全控制AI的方法,就像汽车的方向盘一样。如果可操作性不强,人工智能就只能停留在随机画图的玩具层面,无法融入工业流程。事实上,基于Controlnet开发的很多操作方法都非常强大。除了之前的骨骼识别、边缘检测、深度检测等功能外,最新的seg语义控制的表现也很出色;

全新AI绘画插件Controlnet可以极大优化细节的处理和控制。普遍认为,这是一个全新的技术突破。

Seg插件通过颜色值绑定语义,然后直接合成图片来指定不同地方的合成元素。

游研社:这是否可以理解为AI的下一个进化方向是从一个娱乐性很强的地图软件,变成一个更有方向性、更高效的工具?

阚云公造:人工智能本身应该是一个工具,脱离人类控制的人工智能是没有意义的。而且,通过构建人机闭环系统,AI的效率可以成倍提升。它非常适合人工智能执行重复性任务,而人类则指定总体方向。

游言社:那么对于网络上流传的“人工智能即将取代绘画从业者”的说法,您有何看法?

阚云公造:人工智能不会取代人,只有人会取代人。说白了,AI只是一个高级的PS。我认为在AI的运用中,人机闭环系统的建立是最重要的过程。哈佛商学院标志性刊物《哈佛商业评论》近年来对约1500家大型企业进行了调查,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与其单独依靠人类或人工智能,只有人类和人工智能合作才能实现效率最大化。

《哈佛商业评论》2018年对12个行业的1,075家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这些公司越关注人工智能与人类之间的协作,他们在生产力、成本节约、收入或其他运营指标方面的表现就越好。好的

画家实际上是人工智能的最佳使用者。画家不仅拥有日积月累培养出来的审美,还可以对基于高度定制生成的图片进行进一步修改,然后将修改后的图片发送回AI进行再生。人工智能的迭代和进化必须由人类来引导,否则对人类的价值就无法实现。

游言社:但就像很多工具一样,它们的使用方式有时会引起争议。例如,目前流行的几个现实生活模型太受欢迎,以至于作者担心法律纠纷,因此他们干脆将模型删除。所有权转移至平台。您如何看待与人工智能真人绘画相关的伦理道德问题以及潜在的非法问题?

阚云公造:AI真人绘画是一个摆在桌面上的非法问题。对于各类犯罪,国家已经有比较完善的规定。例如,利用AI换脸,显然是对肖像权的侵犯。对此,可以参考国家去年颁布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深度综合管理规定》。

我认为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真实存在的人,而在于制造它的人在现实中是否存在。人工智能一直都是关于现实风格的。直到去年NovelAI开始崛起,才有人做二维。虽然只有二次元才能避免肖像权的风险,但这相当于割断了自己的生命。而且,二次元风格的争议并不亚于写实风格。人工智能的问题在于数据来源的合法性。写实风格的数据来源是照片,二维风格的数据来源是绘画。后者在版权方面更具争议性。

游研社:关于AI绘画的版权纠纷确实是一个长期处于热门话题的话题。美国版权局最近明确表示,人工智能产生的图像不受版权保护。这是供行业参考的法律标准吗?

侃云公造:如果你用PS制作米老鼠的图片并从中获利,迪士尼将代替Adobe起诉该图片的使用者。同样,如果利用人工智能进行侵权,侵权者将直接起诉图片的使用者。适当的方法。

美国版权局的这一声明是对去年9月围绕Midj的争议的回应。我们的网络版权保护申请案。当时中途制作的图片基本上都是半随机生成的。AI部分远大于手动部分,当时的可操作性也不如今天。如果人工智能的可操作性得到提高,或者人工智能帮助作者更好地表达自己,那么人工智能的版权问题可能会被重新定义。

美国版权局近日表示,AI绘图工具Midjourney制作的漫画中的插图不受版权保护,因为作者仅为AI绘图工具提供文字提示(输入关键词),并非“主谋”。“(MasterMind)最终生成了图像。,不能被视为创造者

然而,未经授权使用他人创建的图像用于AI的i2i(image2image,图像到图像)需要整个行业的抵制。i2i稿件编辑其实和用写实模型换脸是一样的。现在很多人指责AI抄袭,然后把图片叠加起来对比。就是因为有人用i2i来清洗稿子,才破坏了潮流。有些模型会生成与训练材料完全相同的图像。其实这是一种过拟合现象,证明模型失败了。

i2i技术会在图像生成阶段叠加底图来控制AI的创作方向,这很容易导致过于相似的“抄袭”行为。

游研社:从您的角度来看,AI距离真正的“创意”还有多远?

阚韵公藻: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创造力。如果我们谈论的是创造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比如半猫半狗,人工智能可以轻松做到;如果是艺术上的突破,那么AI只是作者意识的投射,上限取决于作者的审美。,因为科技进步不会促进审美进步。

游言社:最后请大家展望一下AI绘画的前景。

阚韵公藻:首先,AI可以在小说行业广泛使用廉价优质的插画,提供更具视觉冲击力的阅读体验。让小说更全面地满足读者的需求,提高文学作品的传播率;

其次,人工智能可以优化动漫行业的工作流程,利用人工智能辅助原画和中剪的制作。这将大幅减少动画制作的时间和成本,为创作者提供更多的时间来优化故事情节和角色表现,提高作品的品质和文化价值;

此外,AI还可以辅助游戏、电影行业各类美术资产的生成和自动建模,实现高效、低成本的输出。这将加速游戏和电影的发展,同时也让更多的游戏和电影得以制作和推广,丰富人们的文化娱乐生活。

人工智能的出现有助于解放人类创造力,让人们不再受到资本异化的束缚,更加关注个人兴趣和创造力。我想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将会产生更多优质的文化产品。

结论

采访结束后,阚云公藻给我们发来了一篇3000字的文章,详细阐述了他对AI绘画的见解。由于篇幅所限,我们整理了一下,挑选了几个最有价值的点。

AI绘画原理:

目前主流的人工智能工具是基于扩散算法的生成式人工智能。在模型训练阶段,AI会对训练目标图像添加噪声并进行编码,使作品进入一个“图像信息空间”。在训练和生成过程中,AI使用扩散概率模型来处理图像。其基本原理是通过从大量随机样本中学习来生成新样本。例如,在一个有很多苹果的篮子里,随机挑选一个苹果,然后挑选一个比之前更大的苹果。你重复这个过程的次数越多,你摘到篮子里最大的苹果的概率就越高。

与人类不同,绘画的起点是从头开始,即逐渐添加颜色以形成图像。AI绘画是从零开始,不断从噪声点组成的图像中去除不相关的噪声点,并进行定向降噪,直至保留最终目标图像的过程。

扩散模型原理示意图。AI绘画的本质是一个数学问题。将绘画风格转换为公式,然后通过求解公式得到相似的像素排列。

执行人工智能创造相关法律有何困难:

原则上,人工智能学习的过程与人类学习没有太大区别。同样是从浏览大量图片并模仿开始,但效率却比人类高出无数倍。从法律角度看,法律的实施首先要考虑可执行性。现有手段已经无法区分一些经过修改的人工智能作品与人类作品的区别。随着技术的发展,只会变得更加难以区分。如果认定AI参与工作流程的作品均不享有版权,表面上可能是在保护版权,但实际上是在支持更广泛的侵权行为,因为侵权方只需主张侵权人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侵犯了任何人的版权。

为了不让大家认为我们是天真的理想主义者,侃云公藻敦促我们在文章中加上两个必要的前提:第一,人工智能作为一种技术,它出现后就不可能被淘汰。目前,开源后,至少有数百万个本地备份;其次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问题。当生产力突破生产关系的限制时,必然需要新的生产关系。系统来适应。

作为人类使用的绘图工具,AI如今面临的问题早已超出了纯粹“技术”的范围。围绕这一新兴技术的矛盾和争议不可能在一篇文章中解释清楚。坎云公藻未来将会分享他的想法和理解。想要进一步探索AI前景的朋友可以继续关注未来AI绘画能否跟上时代和规律的变化和影响。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5i818.cn/2557.html

相关推荐

发布评论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