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写作技巧 正文

书面语与口语的源与流-文与言判雅俗殊形

书面语与口语的源与流-文与言判雅俗殊形

书面语言和口语的起源和流动——文学和言语区分雅俗

作者:尹杰(北京师范大学国际汉语教育学院副教授)

语言产生于交际需要,是人们交流思想、沟通感情、传递信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语言的产生和发展是伴随着人体器官的发育、神经机制的完善和对外部世界认识的不断进步而产生的。在不同的交际需要中,随着交际内容、目的、对象、场合和方式的不同,语言会表现出不同的风格和性质的表达方式。

言语为先

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语言来自“第一信号系统的一部分,以声音为刺激,具有一定的交际作用”。因此,语言表达主要是声音,依赖于听觉。当声音与意义相联系并服从一定的规则体系而产生语言时,人们运用语言功能的行为以及由这种行为获得的结果就是言语。言语就是说话,包括“说”和“言”。“言”是表达和行动,“言”是言语和结果。只有第一次进行“说话”这个动作,才能达到“说话”这个动作的结果。因此,所说的就是口语。

口语有其自身的特点:创造迅速,但转瞬即逝;容易接受但不能转移到不同的时间和地点;灵活多变,但稳定性较差。为了克服口语的缺点,创造了一种记录和保存语言的形式——书写。

文本是记录语言的书面符号系统,具有克服时间和空间限制、扩大语言交流的功能。当文字被书写出来时,人们所说的话不仅以声音的形式传播,而且以视觉的形式传播,创造了措辞,即书面语言。可以说,书面语言是通过文字的字形来表达语言的发音和意义的。因此,理论上的书面语言可以而且应该是可读和可理解的。文字和书写要统一。

文字来自文字

作为记录语言的工具,写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言语从口头转化为书面。早期的汉语书面语是汉语口语的直接记录或与口语十分接近,可能反映了当时口语的面貌。《殷墟本乙》中有这样一段铭文:“戊戌占卜,永祯,今夜的风?珍,今天晚上没有风吗?”记载了戊戌日,一位名叫“勇”的算命先生说“今天”,“晚上会刮风吗?”语气自然随意,带有浓浓的口语意味。

《尚书·高陶模》记载了这段对话:

高陶曰:“杜!其行为有九德,又言其民有德,故曰:再才才。”

于曰:“什么?”

高陶曰:“宽而赤,柔而正,愿而恭,乱而敬,乱而执,直而柔,朴而诚,刚而威,刚而正,显而恒,吉祥也!”日本公布第三德,苏业君明有家,日严尊独六德,国清明,习受施施,九德咸物,君一在官位,员工数百人。及师,数百工正时,抚于五辰,妃子已获丰功。”

“墨、议谋”是指大臣们在国家大事上为君主谋划。高陶是与尧、舜同时代的人。这段记载了高滔与姚讨论为官的“九德”。即使他所说的不完全是尧舜时代的口语,至少也是春秋战国时期编纂者模仿的上一代语言,偶尔还夹杂着同时期的文字。。由于这是君臣之间的正式讲话,所以用词和句型都极其庄严、优雅。

可以推断,中世纪之前,文学经典,包括《论语》、《孟子》、《庄子》、《左传》、《史记》等,都是叙事文本、叙述文本、抒情文本或叙事文本;口语的比例在自然和随意的表达或庄严和优雅的陈述之间波动,因为作为交际的基本要素,口语和书面语在整体语言手段和机制上相距不远。口语和写作本质上是一样的。持续的。这一时期的书面语言接近于“把文字写下来”。

中国古典流行

作为言语活动的两种不同表现形式,口语和书面语虽然并非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但始终保持着齐头并进的状态。分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以及为什么会发生分离?

“生与死的联系是广泛的,是与儿子说的。牵着儿子的手,与儿子一起变老。当我叹息时,我不能没有它。当我叹息时,我不敢相信“诗经·北风·击鼓”这句名言被后人经常引用。无论是表达对携手同行、生死相见的战友的自豪,还是表达对失踪者的悲痛家人和彼此不忘初心,谁能说这个在战场上宣誓的士兵当时没有说过什么呢?在明朝的《水浒传》中,宋江也说过:“我和其他领袖将不可否认,《诗经》是一部中国古典诗词集,《水边》是一部民间小说。然而,这两个意义相似的术语却写在了《诗经》中。文与白。

事实上,文言文和白话文是两个相互依存的概念。没有文言文就没有白话文,但书面语和口语是不一样的。受限于语言保存技术,我们现在所能感知到的古汉语是有文字的,包括文言文和白话文。文言文是在先秦口头语言基础上创造的中国古代书面语言。秦汉以前的典籍和六朝以后文人仿古的著作,都属于文言。白话是汉语魏六朝以后,随着语言的发展变化,形成了更接近口语的语言,有时还夹杂着一些文言文的元素,更能体现语言的当代性和地域性特征。

在贾锦文、《尚书》、《诗经》时代,早期的书面语言多是口语的记录,或者是口语的稍加组织和简化的版本。当时,经典的书面语言和口语非常接近。由于语言在说话的过程中不断变化,语音、词汇和语法的发展从未停止。特别是东汉以后,佛译经占主导地位,南北方言趋同,引起了口语的发展。语言比书面语言快得多。随着文人对文言文的偏爱和对文雅古雅的追求,正式书面语言与日常口语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经书之艺,圣贤之言,深雅难解,读于世者,唯古之学也。因圣贤之才,其文也。””(王充《论衡·子己篇》)文言成为“只以文字记录,不以文字表达”的文字形式。中世纪以后,文学和汉语成为一种文字形式。渐渐地就断了联系。

沟通交流

从东汉到清末,文学语言差异的局面持续了近两千多年。这种正统但带有偏见的语言观导致了口语和书面语的错位。直到五四运动,人民运动倡导“我手写,我说”,要求普通书面语言使用白话文,使书写变得通俗易懂,从根本上打破了文言文作为书面语言的统治地位。。一千多年来。特别是胡适在《文学改革初论》中提出了“八大主张”:一是要有话可说;二是要有所作为。其次,不要模仿老人。第三,要注意语法;第四,不需要无辜地哭泣;五是避免陈词滥调;六是不使用影射;七是不使用对偶;八是不回避常用词、俚语,这已成为文学创作和一般学术写作的程序要求。文化精英还提出,“以口语为基础,加上欧化语言、古汉语、方言等元素,相互融合、协调,恰当或简洁地排列,知识和趣味双重检验,“雅致的通用汉语”成为当时书面语言的理想目标,催生了新兴的现代汉语书面语言。

这种新型书面语言不仅包含大量口语成分,而且与口语不同,它有很多古代用词,但又与文言文完全不同。它不仅限于音节和节奏,还得益于单词、句型和语法的组合和排列,创造出能写出来、能听得懂的白话书面语言。

与此同时,口语也在发生变化。现代汉语口语与古代白话不同。大量方言词、外来词、生词、流行语、特殊句子以及非常规的语法和语义联系的引入,使得汉语口语不如优雅、冷静的书面语复杂。表达变得更加灵活和自由。

从表面上看,现代汉语的口语和书面语似乎有很大不同。事实上,由于语言交际中需要面对的交际距离以及交际对象个体群体的差异,导致语言使用的具体风格有所不同。有高低之别,有远近之别,致使言语有文雅或粗俗,有庄严或随意的表情。面对多与少的交际对象,正式与非正式的表达方式存在较多差异。这些文体元素有选择地组合成两种不同的体裁风格:书面语言和口语。“父亲”是高雅、庄重,“父亲”是庄重、正式,“父亲”是休闲、不拘礼节,“老汉儿”是粗俗、不拘礼节。这些词语的出现并不局限于一种语言风格。可见,口语和书面语在不同程度上相互交织。

不仅如此,语言风格与文学风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抒情文虽然属于书面语言体裁,诗歌、散文、小说、戏剧也都是书面语言,但对口语的重视吸收和表现也有所不同。语言风格可以创造风格,风格的发展也丰富了语言风格的表现形式。

黄侃先生曾说过:“语言随天地而变,文章因古而雅。”“言往往趋新,文章循旧,德行不同,故雅俗有别”。形状。从语言发展的角度来看,书面语言来源于口语,口语也吸收书面语言的“营养”,但它们永远不能汇合。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代表着不同的形式,“文学和口头判断”对于语言至关重要。

《光明日报》(2023年4月9日第05页)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5i818.cn/1419.html

相关推荐

汉字字体基本类型!与设计样式

汉字字体基本类型!与设计样式

汉字字体的基本类型!和设计风格作者姚尖尖书信作为中华文明遗产的承载者,代表了不同时代人们的审美观念和思想,蕴含着丰富动人的情感。所有不同...

写作技巧 2024.02.13 0 21

发布评论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