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文改写 正文

看到这些奇葩论文,我怀疑自己上了假大学

看到这些奇葩论文,我怀疑自己上了假大学

看到这些奇怪的论文后,我怀疑自己上的是假大学。

图片来源:涂虫创意

一篇严肃的学术论文,没想到会这么有趣。

吸云猫可以是一门科学,蟋蟀的战斗能力值得深入讨论,甚至银行行长的脸也可以研究。网友们一头雾水,无奈称其为“怪论文”。

近日,这些奇怪的论文开始在网络上流传:《天上有猫:云书猫迷的身份与幻想》、《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理解》、《总统面相》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

第一次听到这个标题,很多人都以为这是无中生有的三流山寨论文,但事实上,这些论文都是国内顶尖大学出品的。

谈及论文背景,《天空中的猫:云苏猫迷的身份与幻想》作者是浙江大学硕士,《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格斗关系的理解》一书的作者鲍勃”是中国科学院大学讲师。《行长面部长宽比影响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的第一作者是南开大学教授。

图片来源:论文截图

奇怪的论文并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搜索了近几年被网友嘲讽的论文,发现学术论文是如此接地气:《八角茴香对红烧鸡挥发风味的影响及其机理》、《石》社会循环和剪刀布游戏中的条件反应”、“当人们在吐司中看到耶稣基督的脸时,他们的大脑有什么反应”。

不仅中国有奇怪的论文,国外也有。比如《哪只跳蚤在猫和狗之间跳得更远》获得了搞笑诺贝尔奖。

学术论文有其严格的操作流程,那么这些网友所说的怪异论文是如何产生的呢?

首先,严谨的学术论文从选题开始。

王畅,浙江大学硕士生,着有《乌托邦里的猫:云宿猫迷的身份与幻想》。据悉,选题与作者和导师的喜好有关,因为王畅吸猫,导师养猫再吸猫。本次选题在开题时已得到专业老师的认可。

这也与学校的学术氛围有关。据王畅解释,他们学院相对自由、多元,不会限制学生写老套、枯燥的八足作文。他们可以写任何值得讨论的东西,比如《星座》、《范人文》和《耽美》都有相关论文。

其次,学术研究必须站得住脚、稳定、清晰。这些是基本要求。

陈天甲,中国科学院大学讲师,着有《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理解》。陈天甲告诉周刊君,他在前人作品的基础上挖掘出一些新的史料,然后协助田野调查,并访问了北京。地区板球比赛。

在这位中科院大学专职老师的介绍页上,你还可以找到他对蟋蟀研究的证据——《利用动物行为重构中国传统蟋蟀斗殴活动中的斗殴知识》、《第13届蟋蟀研究》北京市青年优秀科技论文二等奖(《中国传统板球谱研究》)。

第三,学术研究还必须兼顾前沿发展,在现有基础上有所突破。

李建彪,南开大学教授,《行长面部长宽比影响银行绩效路径研究》第一作者。他告诉周刊君,“面部长宽比论文属于生理学、行为学和神经科学的范畴,现在决策科学研究已经从行为层面走到了神经层面,这也算是前沿研究。”

李建标十多年前就想做这样的研究,但当时互联网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开放性也没有现在那么高。就算他想找照片,也找不到。

现在,李建彪可以轻松收集数千张照片,并使用软件处理面部长宽比数据。“其实我们做了一系列,包括总统的、市长的、市委书记的、公安局长的等等。”

图片来源:论文截图

这些学术论文确实很严肃,也确实很奇怪。关键是如何看待它们。

首先,研究怪异论文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在与周刊杂志讨论价值和意义时,陈天甲表示,今天人们谈论某件事的价值和意义时,更多地与创收有关,而忽略了学术本身的价值。

他以他研究的板球为例。如何认识这种昆虫并阐明它本身就是它的价值。

在陈天甲看来,求知是研究的目的。“我们团队进行的科学史研究本质上是比较小众的。没有立竿见影的商业效果,基本没有国家科研基金的项目资助。这完全是由学者的利益驱动的。”

其次,这些论文被认为毫无意义,本身就值得仔细考虑。

现实中,这些论文难免被贴上“怪异”的标签,公众也养成了愤世嫉俗的习惯。

所谓分行,犹如分山,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王畅觉得,吃瓜群众之所以认为这种话题毫无意义,是因为他们没有从奇怪的学术角度来看待它。

复旦大学教授葛建雄在接受《周末周刊》采访时谈到这一社会趋势时表示:“最有资格评论学术论文的人应该是本专业、本学科的人,而不是本专业的人。”真是吃瓜群众啊。”

而且,如果奇怪的论文没有意义,那么不奇怪的论文就有价值吗?

试着问问自己,现在写了多少篇论文?《劳工新闻》做了一篇关于“大学生花多少时间写毕业论文?”的报道。“一份研究调查报告显示,90%以上的本科生在不到30天内完成了论文,47%的学生甚至不到10天。

速成论文无非是到处抄袭,忽冷忽热,新现象无法研究,所以不容易抄袭。另一方面,王昶关于吸云猫的论文据说由于新现象而难以掌握,因此写作过程更加困难。不过最终还是得到了老师们的认可,在盲审中取得了全部“优秀”的成绩。

此外,论文清理和代笔在中国大学里也时常发生。央视此前曾曝光过一家纸质代写、期刊发行工作室的年度订单量。按平均每单2万元计算,4688个订单每年可带来近亿元收入。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奇怪的论文以前有,现在有,当然将来还会有。没有必要堵住奇怪论文的道路。

陈天甲告诉周刊君,从追求学术自由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不应该太武断。学术研究在遵循学术规范的前提下,应鼓励自由探索。

回顾历史,非常规研究也伴随着一些超经验的“怪问题”。伽利略、布鲁诺、哥白尼的理论在当时是不是都很奇怪?

李建彪说:“科学研究没有禁区,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布鲁诺的时代了。”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5i818.cn/130.html

相关推荐

发布评论

文章目录